第一百九十九章 旧婚重提(1/4)

  古钱瞳深如海,庭外透进来的斑驳碎影斜斜的覆在他脸上,半掩不掩的有些模糊,知他心中有话,故拿闲话做引子。傅骊骆轻啜了口香茶,笑着道:“劳父亲挂怀,兮儿只是偶感风寒,时下已大好了。父亲若有什么话不妨就直说吧!”与其弯弯绕绕的说些有的没的,她倒喜欢开门见山的聊。

  忍着不让嘴角抽搐,犹豫了几下,古钱方搓着大掌,面色微讪道:“今儿在朝堂上听圣上无意中提到赐你一道圣旨之事,为父颇为震惊,不知那圣旨是因何事?”

  圣上在大殿上说了,下旨给他家女儿是因她防疫治疫的功劳,但具体圣旨中的内容古钱一概不知,在回府的路上,他便是思索了一路也没想出来其中内容,这古钱又最是固执,凡事他都想弄个明白,这不,一回府古钱连膳都来不及用,也顾不上梳洗一番,只遣了人去寻了她来。

  傅骊骆陡然抬头,搁了茶碗,浅笑道:“原来父亲这般匆忙招我过来是为了那起子事儿,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圣上念我想出了个治疫的法子,遂答应赏赐我一二,我思来想去倒也没有别的所求,想着坊间对女儿的婚事颇感兴趣,不如就地向圣上要了道赐婚的圣旨。”

  她面色沉稳,语调平淡非常,倒不像旁的闺阁女子谈起婚事来便做扭捏羞怯模样,仅是一个举手投足她都端的是落落大方,像话家常一般,随口就把圣旨赐婚一事给抛了出来。

  古钱闻之不觉张大了嘴,对上少女清澈澄明的目光,他沉默了片刻,遂疾言厉色的沉声道:“兮儿,你当真是荒唐至极!闺阁女子哪有亲自讨婚的!纵是圣上高看了你一眼,你也不能当场向他讨要圣旨,开天辟地以来,从未听闻过哪个闺阁女子会主动请婚的,有道是儿女婚事,禀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如此荒唐举措若是被传扬了出去,指不定众人要怎么闲言碎语,兮儿,你一向稳妥,如今怎么就蒙了心呢?”说罢,古钱扬手一掌拍在香案上,重重的咚咚声把立在一旁奉茶的李嬷嬷等众仆妇惊了一跳。

  拿手去戳镇痛的额角,古钱觉得心中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小小女孩家的,怎的就行事这般大胆莽撞!

  说来也是奇了,自打这小女子上年坠湖后醒来就仿若大变了个人,不论是脾气秉性还是行事待人方面,都跟之前好不一样,她是自己的嫡长女,又是爱妻所出,古钱平日也偏疼了她好许,故纵的她跋扈任性了些。

  原以为她会一直任性无为下去,不想她又日渐进益乖顺了起来,先是在采斗盛会中拔了头筹惹的声名在外,后又凭着一己之力,力压整个太医院进献了凑效的防疫治疫之法,更是博得了天子的盛赞,古钱本还暗暗自豪得意,谁承想她竟如此胆大,竟当着那天子的面讨要赐婚的圣旨,这哪是闺中女子所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