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亲自求药(1/3)

  古钱叹了口气,先打发了古云画退下,握着青瓷茶碗足足看了有半刻,啜了口清茶艰难咽下,嗔着嗓子道:“原也不该是为父该费力操心的,只是每每思虑起来,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可是为的皇后娘娘身后事?”傅骊骆杏眸一眨,起身上去亲自为古钱蓄了半盏茶,又从秋香色大斗柜的小箱笼里取了些百合香丢进案上的熏炉里。

  古钱神色愕然,惊的抬眉,“兮儿又是从何得知的?”

  傅骊骆支身坐下,沉吟了一二,方道:“这眼下除了皇后娘娘的事最是要紧,兮儿倒着实想不出还有旁的,便是蜀江锦州一带的灾后安抚庶务,亦自是有专门的人去差办,听闻圣上因皇后娘娘的突然薨逝甚是哀戚伤怀,想必在这节骨眼上,除了皇后娘娘的丧仪,怕是没一样事是能让圣上和朝中大臣们如此忧心的。”

  “兮儿分析的很是。”

  “今儿大殿上,圣上提议为慕容皇后打造一口鎏金翡翠冰棺,不说那翡翠就要千斤,单说那赤金片就要数十万两白银,圣上一向勤俭肃清,竟不知他如今这般大手笔。大殿上他话音刚落,那立在殿下的太常寺少卿、大理寺少卿以及礼部尚书皆称不可,太常寺少卿樊毓闻素来刚直敢言,有他的引领带头,大理寺和礼部也纷纷呈反对意见,说锦州蜀江灾后庶务花费颇多,很多灾民等着国库的饷银度日,实在不能花大力气为已故的皇后娘娘打造什么鎏金翡翠冰棺。但慕容国公一党,包括御史台、尚书台、中书令以及户部尚书皆赞同圣上的提议,肃穆**的大殿之上,众人不顾圣上龙颜恼怒,竟争了个面红耳赤。”

  “最后还是慕容国公爷大掌一挥,当即应承道‘不过区区一口鎏金翡翠棺椁,既然国库空虚,他自己为亡故的女儿锻造就是。’慕容国公爷此话一出,众人的面色更是极其难看,他这话真真是狠狠的打圣上的脸面呐!看圣上不悦,众人只好闷着心思退了朝。”

  古钱目光森然的讲述着,遂垂目看盏中绛色的茶沫儿。

  傅骊骆静静的看着古钱,半是思虑的咬唇,“京都百姓都道圣上同慕容皇后情深似海,这般看还真是。圣上一向是勤俭持恭的,听闻便是他素来敬重眷爱的先皇后纯仪皇后殡天,礼部奉命也只了了用大漆金丝楠木嵌宝珠棺椁将其收殓送入北山地宫,但时下圣上却要锻造鎏金翡翠冰棺给继后,这份荣宠着实令人感叹!倒也难怪群臣们会议论纷纷。”

  孝贤纯仪皇后殡天的那年,傅骊骆不过八九年岁,虽是懵懂稚儿,每每听双亲讲起纯仪皇后同北皇宇文凌雍的事来,傅骊骆倒也用心听了好些。

  宇文凌雍同纯仪皇后的情谊可谓是青梅竹马,据闻纯仪皇后薨逝后的半年里,北皇一味的颓靡消沉,只半年,那北皇宇文凌雍便瘦脱了形,可见其与嫡皇后情深意切,这如今的继后慕容悠悠,说起来入宫时间,掰着手指头算也不过十年光景,且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同纯仪皇后比起来,这位后来者居上的慕容皇后在北皇心中的地位实在算不上鹣鲽情深,但时下他如今这般为她大肆开恩,可谓是哪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