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撞见(1/4)

  时值午后未时,虽秋雨弥漫,烟雨蒙蒙,但临街两旁的行人不减,她生的本就袅娜清姿,行动间仿若纤云弄巧,姿态翩翩,纵然盖了帏帽却还有胆大的贼人掬了好奇朝她看来,傅骊骆不以为意,只神色淡然的徐徐向前,平列行着的纳兰齐岳倒无端生了好大的闷气,俊逸的面上裹了好些阴郁,众人看他不善的面色,又看两人穿着打扮皆是上品,不免望洋兴叹了一回,咂了咂嘴,便低头垂肩匆匆行路。

  纳兰齐岳稍微缓和了下面色,摆袖引傅骊骆上街角处的白墙红瓦酒肆茶楼,许是两人姿容绝盛气质不凡,还未凑近,便有店小二打扮的眉眼堆笑的迎上来,转过二进口的旋梯门,两人在店小二的引领下在三楼的雅间落座。

  雅间四四方方的,虽不十分宽敞但里头的一应陈设却相当的雅致。只见四面隔扇齐齐都敞开,东西两面墙挂着二副山水画,墙体侧的六根廊柱皆是上好的乌檀木雕刻而成,下列陈设着一张极光亮鲜丽的红木八仙桌,桌四周皆是同木材的扶手大椅,在如豆灯光的映射下发出莹莹光芒。

  傅骊骆靠窗而坐,透过灰蒙蒙的雨帘随眼一瞧,整个九子街的景致一览无余,扬高了脖颈便是一巷之隔的大冢宰府正南门也看的清楚,她竟不知这里的视线这般好,若是被人监视而居,这个位置倒是极其便利的。

  心下想着,她没的惊出一身冷汗。

  纳兰齐岳见她神色恹恹,便轻声询问了几句‘是否身子不爽利’,‘可是被风扑了’云云,听她道了声无碍,他便笑了笑,让店小二上了盏“桂花清萝香茗”,又着手点了几道新鲜点心,看她清丽的眉梢微蜷,他思索着缓缓言道:“那日,得古大小姐相救纳兰才得以活到现在,古大小姐的恩情纳兰此生难忘。”

  笑着摇头,傅骊骆端茶轻呷一口,便转移了话头:“纳兰公子此番进京可是有何要事?”纳兰齐岳往昔作为南缨国送来的质子在北奕京都囚禁监视了七八载,处处受人掣肘,日子过的举步维艰,歹人纵火,万般无奈之下他逃出升天,原以为他誓死不入这北奕的京都,孰知这肖肖过了半年时间他便又回来了,这是何道理?

  傅骊骆一时想不明白。

  “贵国皇后娘娘殡天,按照邦国礼仪,列国都要来致哀慰问,纳兰此次就是奉了我们国君的命令随着使臣一道前来致哀,顺道保护清河郡主的安全。”纳兰齐岳侧头看了看阴雨蒙蒙的窗外,眉头尽展,笑意晏晏,“清河郡主是北渠王叔的掌上明珠,也是我国国君的心头肉,她的安危至关重要。”说道最后,他有些咬牙切齿起来,玉面上虽晒着笑,可笑容不达眼底。

  是以,按照宗族祖制,他纳兰齐岳才是受众人瞩目的正统王孙公子,因为被歹人构陷迫害,他的身份地位连旁支王爷所出的纳兰芙棠都不如,依着旧例,使臣出行自是有侍卫随行,为了一个郡主出身的纳兰芙棠,他纳兰齐岳生生成了近身护卫,想起临行前北渠王纳兰濯一副自视清高的小丑样纳兰齐岳就心下恶寒,他冷眼告诫自己要誓死护卫纳兰芙棠的安危,合着在他纳兰濯的眼里,自己一个堂堂皇子就是个泥土里出身的走卒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